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动态 » 正文

野生动物禁食后:竹鼠养殖户每天损失千元,从业者认为鸵鸟、鳄鱼或不会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02  来源:网络  作者:中国养殖门户  浏览次数:1575
核心提示: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将该不该吃野味这一话题再度拉回到桌前。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决议,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不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将该不该吃野味这一话题再度拉回到桌前。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决议,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不过,野生动物并不只是“蝙蝠”、“果子狸”,近年来,特种养殖产品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大,这一现象也使得我国特种养殖行业发展的越来越快。根据中国工程院《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2016年,全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专兼职从业者有1409万多人,创造产值5206亿多元人民币。其中,食用动物产业的从业者约626.34万人,创造产值1250.54亿元。
 
一面是史上最严野生动物禁食令,一面是庞大产业,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后,特种养殖将何去何从呢?对此,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竹鼠大王”:最担心的是跟着我干的贫困户
 
“贫困户们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只能这样干耗着,等政策。”2月29日,在接受东方今报记者采访时,被称为“竹鼠大王”的广西平乐县竹鼠养殖大户谢富杰说。
 
 
 
谢富杰是平乐县富农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不仅自己通过竹鼠养殖致富,还带动不少村民一同脱贫,成了当地宣传的典型。如今,有100多个贫困户跟着他一起饲养竹鼠。
 
由于投入低、价格稳,近年来,面向餐饮市场的竹鼠养殖呈现快速扩张趋势,也成了一些偏远地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此次新规出台后,属于“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范畴的竹鼠养殖面临全面被禁的前景。
 
 
 
“今年春节前,我刚刚扩大了竹鼠的养殖规模,投资400多万。现在看来,这钱还不知道打不打水漂。”谢富杰掰着手指头计算说,他自己现在还有1万多只竹鼠存栏,每个月光饲料成本就接近5万元。但与自己相比,合作社里的贫困户们更加令人担心。“有的东拼西凑加上贷款,投了10多万元,有的刚刚靠这个脱贫,现在天天担心会不会重新返贫。这段时间,大家都急得睡不着觉。”
 
记者注意到,2018年11月的多篇权威媒体报道曾透露,谢富杰所在的广西平乐县沙子镇,在脱贫攻坚中通过“基地+农户”的模式大力发展竹鼠养殖,帮助村民脱贫,全镇竹鼠养殖量达到20万只。“禁令”之下,这些贫困户何去何从,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
 
“竹鼠毕竟已经养了这么多年了,大家都在吃,我们觉得没什么问题。”谢富杰认为。
 
 
 
“尽管每天一睁眼就有1000多块钱流走,但没办法,只能等。”他告诉记者,大家都期盼着能有好消息传来,毕竟竹鼠的主要利用途径就是食用,如果真的彻底禁掉,那这个扶贫产业基本就废掉了。
 
乐观者:“鸵鸟、鳄鱼等应该不会被禁”
 
与竹鼠养殖户不同,在记者的采访中,鸵鸟、鳄鱼等历史较长的养殖行业,从业者的态度反而并不那么悲观。
 
“我们认为,这次禁食野生动物的新规其实是个好事。”在谈及此次出台新规时,河南金鹭特种养殖股份有限公司的宣传负责人扶秀丽对记者侃侃而谈。
 
金鹭特种养殖所属的金鹭鸵鸟园在郑州当地耳熟能详,不仅繁殖、提供鸵鸟观赏,同时也销售鸵鸟的肉蛋制品。扶秀丽说,这次疫情发生后,公司关闭了所有的观赏业务,第一时间开始对繁殖基地进行防疫工作。虽然如此,但今年的业绩没受什么影响。
 
 
 
“鸵鸟肉和鸵鸟蛋主要销售高峰是在春节前,客户一般买来送礼走亲戚。疫情发生时,销售工作基本已经结束。”她告诉记者,虽然新规叫停了一切陆生野生动物的食用,但对鸵鸟养殖业的前景,自己还是持乐观态度。
 
“这次很多常见的野生动物都被禁了,反而可以让大家注意到鸵鸟这种比较小众的品种。”扶秀丽认为,鸵鸟养殖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很成熟,她觉得不会简单一禁了之,后续应该还会有细化政策出来。
 
郑州绿源鳄鱼养殖有限公司的宋姓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疫情发生后,公司现有的八千多条鳄鱼全部压在手里,暂停了一切交易,等待农业部门的进一步规定。但她认为,食用只是鳄鱼的一个利用途径,像皮具加工等利用途径都已经形成产业,肯定不会简单“一刀切”式处理。
 
陆生野生动物,不在“目录”的全面禁止食用
 
对于“禁食野生动物”,2月24日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是这样表述的:
 
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
 
 
 
在2月27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司司长梁艾福指出,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最新公布的决定,凡是没有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陆生野生动物,一律禁止食用。他进一步解释称,比如果子狸这类此前不在国家重点保护名录里的野生动物,按照当前最新决定,也将因其不在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之列而一律被禁止食用。“当然目录里将来都有什么,还需要下一步不断地健全和完善”。
 
记者查询发现,现行的《中国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由原农业部于2014年2月修订公布,这份名录中,涵盖我们平时常见的畜禽:猪(42种)、鸡(28种)、鸭(10种)、鹅(11种)、牛马驼(34种)、羊(27种),还有敖鲁古雅驯鹿、吉林梅花鹿、中蜂、东北黑蜂、新疆黑蜂、福建黄兔、四川白兔这些其他品种。但如鹌鹑、野猪等一些常见的野生动物并不在其中。
 
“包括人工养殖在内的陆生野生动物,只要不在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内,一概不能食用。”河南省林业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虽然《野生动物法》和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可能会进一步完善,不过,目前在执行中就是以《决定》为准。
 
专家:“一刀切”不可取 建议尽快建立完善“白名单”
 
在采访中,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于追问某一种动物能不能吃,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立法对“野生动物”给出明确的定义,并且,建立完善特种养殖的“白名单”。
 
 
 
“从野生到驯化,本身就是一个历史过程。如猪牛羊狗,都是由野生驯养而成的。如果单纯以’野生’一概而论,其实并不是科学的态度。”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委会主任委员周卓诚说,《决定》主要针对的是陆生野生动物,但据他了解,对于水生类动物的养殖,主管部门态度是审慎的。
 
“农业农村部领导已经发话,水生野生动物不列入禁食范围。对于养殖两栖爬行动物,目前正在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协商,本着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保障人民健康安全,保障水产品供给安全的原则,调整完善相关的目录和配套规定,进一步明确禁食的范围。不过我认为,像鳄鱼、大鲵(娃娃鱼)等,人工养殖已经比较成熟,如果确实证明与疫情没有关联,该开放还是会开放的。”
 
对于陆生野生动物,记者注意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已经在2月27日发出消息,要求凡是从事以食用为目的的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须撤回并注销所核发的许可证件或文书,并停止以食用为目的的出售、运输野生动物等活动。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林业专家对记者表示,他认为,疫情当前,暂时的“叫停”是合理的,但如果在没有明确致病例证的情况下,对所有涉及陆生野生动物的特种养殖持续性“一刀切”,会产生大量需要解决的遗留问题。
 
“如竹鼠等已经驯化比较成功、以前也允许养殖的动物来讲,要禁,应当拿出过硬的科学研究结果。而且禁止之后,现有产业如何转产、替代、补偿,应当尽快提上台面。毕竟,在很多地方,这是作为脱贫攻坚的主要产业来做的。”他表示。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打赏

 
0相关评论

 
百度网盟123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可信电子商务联盟_商家网 中国农业网站诚信联盟 中国农业网站诚信联盟